首頁 > 專欄 > 正文

污水處理廠:城市容不下,該去地下還是天邊?

時間: 2020-11-26 10:25

來源: 綠茵陳

作者: 全新麗

  我國的污水處理廠基本上是最近30多年才建成,80后屈指可數,90后都算老前輩,更多是00、10后。即便如此,有很多城市已經或考慮搬遷污水處理廠。

  污水處理廠本來建在遠離人群的地方,但城市的發展讓所在位置從無人問津變得炙手可熱?,F在繼續搬到遠離城區的地方,決策者們是在賭一把未來幾十年后這個地方依然人跡罕至?

  從紀莊子到津沽

1606442531443124.png

  最近經常聽同事提起天津的津沽污水處理廠,他們去創業環保調研時去參觀過,前些天還在那里開了沙龍。

  津沽污水處理廠聽起來有點陌生,它的前身可是大名鼎鼎的紀莊子污水處理廠。紀莊子污水處理廠是華北市政總院設計的我國第一座大型二級處理廠,它的建成開創了中國城市市政污水規?;刑幚淼南群?。

  這個廠位于天津市西南部,1981年開始籌建,1984年4月完成設計,1986年4月建成投產,工程設計概算為8879萬,在當時是我國已建成的規模最大、處理工藝最完整的城市污水處理廠。污水廠建成投產后,減輕了污水對天津市和渤海灣的污染程度,為天津市增添了第二水源,緩解了天津市用水的緊張程度。這個廠由天津創業環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天津中水有限公司持有。

  2005年1月10日,擴建后的紀莊子污水處理廠通水試運行,擴建后總規模為54萬立方米/日,實際運行規模為45萬立方米/日。建設標準為二級生化處理,污水處理采用A/O工藝,污泥處理采用濃縮一一中溫厭氧消化--機械脫水處理工藝。

  一期投運后29年,擴建投運后10年,這座有著“第一”殊榮的污水處理廠的壽命就走向了終點,2015年關閉遷建。它當年服務的區域都由津沽污水處理廠接替服務。

  其實在2014年9月,創業環保就公告稱,紀莊子污水處理廠及再生水廠遷建項目新建污水處理廠(定名為津沽污水處理廠)已全部接收、處理紀莊子污水處理廠收水范圍內的污水,出水水質達到設計標準。新建再生水廠已代替紀莊子再生水廠向其服務范圍內使用者達標供水。紀莊子污水處理廠和再生水廠停止運行,開始拆除及土地交付工作,新老水廠順利完成切換。

  遷建是精心預謀后的。2012年9月,創業環保宣布,就紀莊子遷建與中鐵四局及市政二公司簽訂承建商協議,在天津市津南區大孫莊興建新污水處理廠,現金總代價4.41億元。完成后,新污水處理廠污水處理能力為55萬立方米/天。一年多后,新廠建成,2013年11月試運行。

  坐落在津南區八里臺的津沽污水處理廠占地面積超過50萬平方米,廠區一共有三個部分組成:污水處理廠、再生水廠、污泥處置廠。每天可以處理污水55萬噸,相當于目前天津中心城區污水處理能力的三分之一,出水水質達到一級A標準。

  而津沽再生水廠除服務原紀莊子排水系統外,還整合了原排水專項中的西青區大寺系統、津南區的大韓莊、雙林和咸水沽4個污水處理廠系統,規劃服務面積273平方公里,服務人口約300萬人。

  在2018(第十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中國市政工程華北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鄭興燦介紹,津沽污水處理廠現在(指2018年)執行一級A標準,很快將提標至天津地標,也就是所謂的準Ⅳ類水標準。

  遷建的理由不容置疑:城市發展需要。這理由跟當年建設它的理由不說是一模一樣,也可以說是基本一致。

  當年建設它的荒郊野外,如今也是黃金地塊,放個污水處理廠自然不如放點別的。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它確實“有味兒”。

  根據天津媒體的報道,對污水處理廠臭味兒的投訴一直很多。而天津市多處“惡臭”氣味的源頭,都是“裸露”的污水處理廠造成的。

  2009年紀莊子污水處理廠率先啟動除臭改造工程,之后,咸陽路污水處理廠、東郊污水處理廠、北辰污水處理廠等各大城市污水處理廠也都要陸續進行改造提升。裸露的污水池、污泥池等蓋蓋兒、封閉,穿上“新衣”后,還要加裝除臭設施。

  產生異味主要是由于污水進口泵站和污泥排放口在收納污水和排放污泥過程中,有機物腐敗產生硫化氫和氨氣,曝氣池和沉淀池也產生少量惡臭氣體。

  也不光是天津有這問題,2014年,北京市的高碑店污水處理廠也被周圍居民投訴,它的問題出在污泥,當時因為一些原因沒有按照“污泥不落地”的規矩及時運走。

  津沽污水處理廠繼續為城市發展起到保駕護航作用。只是水處理領域一些歷史傳承的東西是無法見到了。比如有人曾在丹麥的一個污水處理廠參觀,看到最古老的滴濾池在運行,最新的厭氧氨氧化在建設,老舊泵房運轉中,新擴泵站將建成。

  紀莊子污水處理廠也曾作為現代化城市建設的一部分,接待外賓參觀,比如1997年,有北歐的污水處理專家來參觀時,曾奇怪發問:你們污水處理廠怎么會種這么多高大的落葉樹木,不怕秋冬季落葉飄落在池子里面嗎?接待的專家說:我們有景觀綠化的指標要求,落葉可以人工清理。原來北歐的污水處理廠特別注意節省人力,已經傾向于無人值守的發展方向。

  在新的津沽污水處理廠,不僅使用更先進的技術,而且也會更全面地考慮各種問題吧。只是有些問題確實也不是一個污水處理廠能左右的。

  但是當我看到報道中說,津沽污水處理廠除臭采用國內最先進的全過程除臭工藝了,從源頭消除致臭物質,并將產生的污泥經濃縮、脫水后,進入津南污泥處理處置廠進行處理時,還是感覺到了一些以史為鑒的意思——起碼不臭了吧,不能再用這個理由搞我了吧。

  “老”污水處理廠進入搬遷時代?

  在我國的大小城市里,被搬遷的污水處理廠不止紀莊子一個。

  經過30多年的投入、建設,我國污水處理事業成就斐然,建了很多很多污水處理廠,據《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4年城市污水處理廠數量1807座,2016年城市污水處理廠突破2000座,2018年城市污水處理廠數量進一步增加達到2321座。注:此處污水處理廠數量不含縣、鎮。

  時間流逝,一些老污水處理廠也與城市居民的生活居住區域越挨越近。當初它們大都是城市里唯一、唯二的污水處理廠,也都像紀莊子污水處理廠一樣,跟明珠似的。

  但要說老吧,這些污水處理廠30年以上的極少見。再加上改擴建,到現在也就使用了十幾二十年。隨著城市飛速發展,當它們所在的地理位置從遠郊變近郊再到城區時,和居民的生活就發生了沖突,沖突的核心是臭味和噪聲。同時也和政府的一些規劃發生了沖突,政府當然希望商業開發,土地升值。

  今年,廣東省汕頭市也將位于黃厝圍的龍珠水質凈化廠搬遷,爭取在2020年年底完成。

  當地媒體稱:這是市委市政府新一年送給黃厝圍這一大片范圍的大紅包。以后這個地方不再有臭味、海水也不再被污染,海灣一城、海琴灣的住戶笑了,長期在海灣橋旁游泳的人們樂了。

  看到這樣的報道,我才知道,原來污水處理廠是這么討人厭的所在??!

  汕頭龍珠水質凈化廠是汕頭市“九五”期間十大城市基礎設施重點工程項目之一,原日處理能力14萬噸,工程于1999年9月全面建成投產。2005年,技改及二期完成后 日處理污水達34萬噸。一期到現在用了21年,二期15年。

  汕頭的這個污水處理廠搬遷之后,一大片寬闊的公共設施用地將調整為居住用地,建住宅、零售商業、中小學及幼兒園、酒店、游艇俱樂部等。諾大的污水處理廠將完成其歷史使命,取而代之的是高樓大廈和學校。

  就在本月,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西萬家寨水控水資源有限公司、中交一公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市政工程西南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組成的聯合體中標了山西省大同市東郊污水處理廠搬遷PPP項目。

  大同市東郊污水處理廠自2005年9月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污水處理設備運轉良好,日平均處理污水量為4.40 萬立方米。

  今年,山東省淄博市也有一個污水處理廠整體搬遷進入倒計時。這就是光大水務(淄博)有限公司一分廠。

  這個污水處理廠是90后,運行了28年,算是污水處理廠里的老一輩了。

  自1992年11月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污水處理設備運轉良好,日平均處理污水量為20萬立方米。項目建成后極大地改善了城市水環境,對治理污染,保護當地流域水質和生態平衡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時對改善淄博市的投資環境,實現淄博市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積極的推進作用。

  這個污水處理廠建在高新區,高新區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個情況。當時位處城市北部,離主城區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但如今的高新區不是當年的高新區,對于高新區之核來說,這個曾經十分重要的污水處理廠成了當地政府口中的老大難,污水處理廠散發出的異味,嚴重影響了周邊居民的生活和身心健康,更影響了所在片區的發展。

  他們是這么認為的:對高新區來說,污水處理廠的整體搬遷如同增加了一個城市級引擎,將極大改善周邊的生活環境,賦能在建的房產項目名士華府,顯著提升周圍區域價值。同時,污水處理廠整體搬遷將催生出一個城市新板塊。

  總之,這個污水處理廠如今竟成為阻礙城市發展的罪魁禍首!“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不但讓居民受之于困,也極大拖累了片區的發展,導致片區價值被嚴重低估?!?2016年,政府決定整體搬遷污水處理廠,將此廠搬遷至黃河大道新廠。

  天津市搬遷的也不止紀莊子一個。

  2017年10月,天津西青區市民舉報夜間有異味,官方回復將搬遷污水處理廠。

  這次惹禍的污水處理廠是咸陽路污水處理廠。這個廠已采取了除臭工藝措施,并進行了多輪改進。政府多次對該廠進行檢查和廠界惡臭檢測,雖結果未超過國家標準,但仍對周邊居民存在一定影響。針對該污水處理廠,天津市政府制定了搬遷計劃。

  今年1月,創業環保發布公告,于2020年1月20日,董事會審議通過公司擬與天津城投訂立該協議的議案,天津城投將委托公司就咸陽路污水處理廠遷建提標工程項目進行調試運行工作。這個遷建項目已于去年完成。

  另外,2020年9月,天津東郊污水處理廠及再生水廠遷建工程反滲透系統實現產水,標志著東郊再生水廠新廠正式具備生產能力。東郊污水處理廠及再生水廠遷建工程位于京津塘高速公路和外環線調整線西北側夾角范圍內,是目前亞洲最大半地下式污水處理廠。

  根據我查找的資料,其他擬搬遷或已搬遷的污水處理廠還有:

  博天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作為牽頭人與武漢市政工程機械化施工有限公司聯合中標的石首市城東污水處理廠(城北污水處理廠搬遷工程)建設工程 PPP 項目。

  2015年12月,日處理能力13萬噸的漳州市東墩污水處理廠(一期)工程如期通水試運行。位于碧湖公園旁的舊污水處理廠將逐步搬遷,該處理廠位于九龍江西溪畔、龍文區步文鎮后坂村境內,占地180畝,日處理污水10萬噸。該廠同時還與碧湖市民公園緊挨著,常有市民在碧湖公園東部片區時常聞到異味,此外舊廠日處理能力也逐漸無法滿足城市擴容的需求。

  2015年,從鄭州市規劃局獲悉,鄭東新區西起東三環,北至金水東路、東風渠,東至博學路,南至七里河北路區域,總面積約160公頃,原為王新莊污水處理廠及其周邊區域。鄭州市擬對污水處理廠進行搬遷,新的區域功能定位為金融創新集聚區。這個污水處理廠2018年已被政府從中原環保手中回購,不知道是否是搬遷的前奏。

  2015年,武漢市最老的沙湖污水處理廠擬搬遷,2020年新建的北湖污水處理廠將投運,那么沙湖的歷史使命也就終結。這個廠于1990年建成投產,目前周邊商圈、住宅區林立,已不符合國家衛生防護標準,再加上長期超負荷運營,“建議盡快搬離”。然而,該處理廠建成30年,沙湖周邊的污水管網卻仍未完全建好,“就像一輛新車買來放了30年,結果路還沒修好,車子已經報廢了,實在可惜?!?/p>

  2017年12月15日,南通市行政審批局以通行審批〔2017〕595號批復市污水處理中心搬遷項目建議書。該項目選址位于東港污水處理廠與城市綠谷之間,總面積約18.5公頃。主要建設內容和規模:新建半地下式污水處理廠一座,設計規模30萬噸/日;新建污水管網(同步鋪設再生水管網),自原南通市污水處理中心至新址,管長約9000米;配套建設綠化、景觀等。工程總投資匡算300000萬元,擬采取PPP模式實施。

  還有合肥王小郢、青島套子灣等若干污水處理廠也因為臭味和噪聲問題,被提議搬遷。

  當然了,污水處理廠的搬遷不是最近才有的事。

  2006年,山東威海市水務集團投資2億元,實施“一污”搬遷工程,新建3座污水處理廠。

  2010年,成都搬遷改造位于成都金融總部商務區的第一污水處理廠和第二污水處理廠,在錦江區大安橋村新建一座遠期日處理能力100萬噸的污水處理廠。

  2012年香港渠務署研究將沙田污水處理廠搬往巖洞,耗資100億港元實現了搬遷。

  也不光污水處理廠要搬,污泥處理處置項目一樣要搬到人們聽覺和嗅覺能接觸到的之外。

  昆明市主城區城市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處置項目。它最早位于昆明滇池國家旅游度假區海埂街道管理處金河社區居委會,2015年初,因異味和噪聲遭到滇池衛城業主的投訴,周邊居民要求立即停產搬遷,遠離居住區。此事件曾受到媒體的廣泛關注。

  根據環評報告,昆明主城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處置工程搬遷項目總投資28133.36萬元,其中環保投資3122.04萬元。

  也有想搬沒搬成的。

  坐落在北濱河路的七里河安寧污水處理廠,自2008年投運后,日處理污水16萬-17萬噸,為七里河、安寧地區的污水處理發揮了巨大作用。但2015傳出消息,蘭州市擬對七里河安寧污水處理廠進行搬遷,并初步擬定沙井驛、蘭州植物園等6個選址。

  建成投運8年即準備搬遷,原因何在?社會各界困惑不已。這困惑無人能解答,最終沒搬走。今年的最新消息是這個污水處理廠正投巨資改擴建,看來一時半會不會搬了。

  只有搬走一條路嗎?

  為了滿足城市發展、居民生活的需要,污水處理廠只有搬遷一條路嗎?是否還有其他解題思路?

  除了搬到天邊,還有一個選擇是搬到地下。

  原溫州市中心片污水處理廠位于濱江商務區會展路的一側,現已遷至旁邊的甌江路一側,通過遷建,原來的露天污水處理廠變為半地下全封閉式污水處理廠,上面建起體育休閑公園。

  這么一遷,不僅污水處理廠的占地面積縮小、處理能力翻番,而且還優化了周邊地塊,提升了區域價值。

  這也是一種搬遷,但比那種停掉原來的廠,另外選址重建似乎要經濟一些。

  我前些天去參觀的門頭溝第二再生水廠(地下污水處理廠),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的搬遷新建項目,因為在它旁邊就是停運的第一再生水廠。也是離居民區很近。

  2014年,合肥望塘污水處理廠也因臭味問題受到旁邊小區居民投訴。合肥市排水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望塘污水處理廠近期不準備搬遷,但是新廠確實開建在即。新廠采用地下式凈水,上面培植綠化,以集約利用土地。待清溪凈水廠建好后,原望塘廠處理的污水將移至清溪廠,然后再將望塘廠改造為地下式的凈水廠,今后兩個廠處理量將比現在至少增加一倍。

  搬遷的好處那確實是極大的,政府和當地居民都興高采烈,但更高的投入,最終也是民眾來承擔。新建一個廠,承接原有老廠的處理任務不難,但是老廠的歷史無法搬走。

  幾十年后人們還會記得紀莊子污水處理廠、沙湖污水處理廠嗎?

  服務城市的過程中,國家治污標準不斷提升,這些老污水處理廠的生產工藝和規模也發生了幾次大的變化。從一級沉淀到生物處理到二次沉淀再到污泥處置,這些污水處理廠猶如一座污水處理博物館,述說著我國城市的“治污簡史”。

  比如在原來的沙湖污水處理廠內,不同時期的、不同方式的處理設施仍在同步運行。污水入廠后所面臨的第一道“關卡”一級沉淀池,就有平流沉沙池、旋流沉沙池、曝氣沉沙池3代產品共存。

  這一切的實物都將煙消云散。

  也可以有新的創造,比如地下污水處理廠,天津東郊搞成了亞洲最大的半地下污水處理廠,還有香港沙田污水處理廠搬遷后成為亞洲最大的洞穴污水處理廠。

  說起沙田污水處理廠搬遷方案,很多香港市民會馬上說:“我知道,就是土撥鼠博士嘛!”土撥鼠博士正是項目團隊的“創意”。一個醒目活潑的吉祥物,往往能以擬人化的方式,給公眾更親切的感覺。圓滾滾的土撥鼠博士是一位巖洞工程專家,頭頂安全帽,身穿橙黃色馬甲,手握長長的鐵鏟,一副隨時要開挖巖洞的忙碌狀。

  自項目團隊成立以來,土撥鼠博士的可愛形象便出現在宣傳單張、海報、橫幅、紀念品、以及三維動畫等眾多宣傳材料上。這個標志性的吉祥物有著特別的吸引力,以柔和、親切的方式,深入到市民群體,特別是兒童和年輕一代。

  項目團隊(屬于AECOM公司)還通過各種多樣化溝通方式向居民傳遞方案信息,獲得大家的支持與理解。

  所以,搬也要搬得高級一點啊。

  孤陋寡聞的我,也不知道發達國家是否也遇到過這樣的問題,不知道有沒有什么他山之石。

  但除了上面提到的丹麥污水處理廠,就在上海,也有一個近百年歷史的污水處理廠,它的一部分還好好存在。

  這個始建于1923年的東區污水處理廠,是亞洲歷史最悠久且仍在運行的污水處理廠,同期建設的北區和西區污水處理廠已經廢棄,只有東廠依然運行至今。進水泵房、曝氣沉砂池、初沉池、生物反應池,二沉池、脫水機房、鼓風機房、變配電間、實驗樓等構筑物,都保存完整沿用至今,被稱為“活的污水處理博物館”。

  污水處理,從前沒有任何基礎的時候,我們是拿來主義,借鑒、學習,現在有了點東西,拋棄的時候卻毫不可惜。


編輯:趙凡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參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195539.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

mg电子游mg电子游戏平台 黄金岛南昌麻将手机版 11选五5一定牛北京 福建快三遗漏 快乐8是合法网站吗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陆 微乐辽宁麻将ios怎么下载 快船vs勇士全场回放 江西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吉林快3单双走势图 高手论坛免费资料大全 36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天天捕鱼客服 吉林快三3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35选7停售 七星彩杀号360彩票 网上真钱的棋牌游戏